创业公司:部落与帝国的对抗

2015-11-27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可以创造出数十亿、甚至上百亿价值的小团体,如Mojang(40人左右)、Whatsapp(35人),这些创业公司就像一个部落组成的小世界(small worlds),但是Mojang和Whatsapp都被巨头收购了。Geoffrey Woo认为这就是未来世界的长期形态,他本人曾创办了由YC孵化的Glassmap,不到两年就被Groupon收购,现在他在Foundation Capital担任创业合伙人。几个月前,我们还报道过他写的三个优美的商业模式。

  一、对人类社会的考察

  人类最早的功能性组织就是狩猎者和采摘者组成的部落,人数在100-150人左右,部落通常由几个大家庭组成。其核心特征是:

  1.小而紧凑的结合

  在部落里,每一个个体都理解任何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和政治(参考邓巴数字)。

  2.相对的平等性

  每个人都希望做出贡献去获取基本的食物,不管是通过捕猎还是采集食物等手段。没有哪个个体的效率会比其他人要高几个数量级,比如说,一个再有效率的人采摘到的草莓量也不会比一个效率低的人高出十几倍。

  3.信息对称

  信息迅速在一个部落里散开,因为每一个知道新信息的人与其他人在一两步之内就可以联系起来。

  4.群体内部直接的情感交流

  每一个人都愿意去帮助其他部落成员走出困境,因为存在着一个群体期望:他们在困境里也有人来帮助自己。就像在今天的朋友圈和家庭里,每个人都会大致的随意记下那些开支和好处。

  大约1万-1万2千年前,住在新月沃土(今伊拉克、科威特等地带)周边的人类发现,那片土地上有八种谷类植物和四种重要的动物(也就是之后的家畜)。这一偶然发现就让他们定居下来,并且这里生物多样性的优势,比狩猎-采摘式要好。就这样奠定了现代人类文明的基础--农业。

  因为农业提供了更加稳定的食物基础、土地产出更高,人类不必为了食物去到处奔波,人口密度也迅速提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日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生存下去,并且不需要所有人都去生产食品,这样职业管理人员和专门化的人才就从中涌现出来了。

  越来越多的工艺流程和组织,使得农耕社会比狩猎社会更加成熟,农耕社会的功能越来越多就演变成城镇和城市,邻居们互不相识,等级制里的官员和专门人才对社会的作用不同,不同部门和人群里的信息不对称程度急剧上升,交易也变成市场活动,而不是非正式地互惠好处。

  从狩猎到农耕,社会形态经历了很大的转变,但是人均生产力并没有很大提升。对于大多数人类社会,单个人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小,体力与人数成正比,思想领袖也大多是地方性的。为了扩大规模,社会和组织只知道简单地增加人数。尽管这种举措能促进社会整体发展,但是个人并不一定就能获得这些发展的好处。

  对于社会中大多数的人群(农民和奴隶),以食物多样性、平均身高来衡量生活质量的话,他们过得还不如更为原始的狩猎者。但是个体也无能为力,因为庞大的等级社会决定了社会形态,它侵蚀了原来松散的狩猎社会。换句话说,仅以数量取胜(不考虑个体能力的下降)的社会打败了小的紧凑的社会。典型的公司也是这样人数众多,但是看看那些艺术、电影、和文学的评论,它们把这种公司的办公室工作描述为“灵魂粉碎机”,比作中世纪的奴隶。

  二、现代的创业公司

  过去几个世纪的技术发展一直在增加单个人的影响力。在过去几十年里,随着免费的即时通讯的兴起,并且人们可以随时读取整个人类的思想和知识,以及整个生产流程(制造、预订、发布和营销)日益增加的自动化和抽象化,这种影响力更是呈指数级增长。这就造成了越来越少的人可以创造越来越大的价值。

  能力很强的人组成的小而精的组织保留了部落那样的优势:关系紧密、信息对称、拥有社会契约精神,把几个拥有独特技能和特长的人整合起来发挥出传统大公司那样的规模效益。

  表面上看,这种小群体发挥大能量的趋势是现在才有的,其实不是的。真正的权力永远凝聚在小部落的顶端。现在的国家和大公司,最高级的管理人员是真正的主角(第一级别),普通的劳工和专家只是大佬们信任的工具而已。随着个人影响力的增加,第二级别的功能就会被技术、自动化和合同取代。

  可以说,对人数需求的减少正好反映了真正有多少人在起作用。但变化是,准入门槛的降低开始变得强势。原来只有政府和贵族去思考的问题,现在只有小的初始力量的个人也可以去思考,你不再需要1万个人的力量去解决实际问题,如探索太空、开发清洁能源、健康医疗和大众传媒等等。

  三、未来:

  我预测了一个未来组织规模的拐点。顶级公司的领导们都更快更紧迫的理解“创新者的窘境”的含义(至少理解它的学术含义),尤其是在创新和毁灭的循环更快的硅谷。会有一堆生态系统的创造者,但只有少数幸运的公司和政府会成为规则制定者,他们会保持强大,因为他们会收购每一个威胁其地位的部落。越来越多的领导人会效仿Zuckerberg,他咄咄逼人地收购了那些具有破坏力的威胁者:Instagram, Whatsapp和Oculus。其他玩家则是那些机敏的小部落,他们去抓住那些没被占领的机会。但是,要从部落变成帝国则会越来越难,但并非不可能。

  我预期,长期来看,这个世界会是几个超级企业的,它们有维护自身运转的领导团队,还会有一些小而机敏的部落试图去创建自己的帝国,而其他人都是消费者。


下一篇:无
Powered by CloudDream